英国脱欧是澳洲的一次重大发展机遇


我1989年申请澳洲留学,遭遇拒签,再申请第二学位才得以在1992年来到澳洲La Trobe大学读书。我非常清楚的记得1990年澳洲12个月的定期银行存款利息是16%(是的,你没有看错,是年息16%,房贷利息是24%左右),属于最后的疯狂,原因是欧洲国家要走欧洲一体化的道路,欧盟成员国的进口地必须以欧盟成员国为第一选择,要知道澳洲当时产品(奶制品,羊毛,肉制品等)主要出口地是英国!于是澳洲经济遭到重创进入经济衰退,1992年墨尔本的失业率是13.6%,汇率从1澳元兑0.9美元一直下降到1998年的0.6美元以下。为了应对失去英国这辆带动澳洲经济的马车的困境,当时的基廷政府提出了多元文化政策,积极向亚洲靠拢。1997年中国开始崛起,澳洲经济因为搭上了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的顺风车而在发达国家里一枝独秀。如今英国回归英联邦,他肯定会把英联邦国家(澳洲,加拿大,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等)的经贸合作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而不仅仅是更方便的签证,旅游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我们特别要注意到印度即将崛起,签订一份英联邦内部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协商已经迫在眉睫。


英国脱欧的必然性

欧盟是建立在欧洲共同体上,而欧洲共同体(主要是西欧)的基础是欧洲煤铁联合体(西德,法国,荷兰,比利时),英国不是欧盟创始国。欧洲共同体内的国家由于人均收入非常接近,合作愉快,可是欧盟不同,为了扩张他把还处于发展中国家水平的东欧,甚至伊斯兰国家都拉进怀抱,这等于埋下了炸弹。德国非常狡猾,在实行欧元时有意拉低德国工人的工资10%,使得德国货不但质量高,价格也不贵,竞争力超强。而那些加入欧盟,使用欧元的的国家如: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立刻享受“生活水平上升(收入突然上升10%)”的红利,可是代价就是制造业萎缩,入不敷出靠借债度日。而东欧国家更是向西欧,特别是英国大量输出劳动力(数据:波兰3千多万人口中,有2百万成年人在欧洲其他国家工作,在英国的就有80万!)。英国吞下了苦果,默默忍受,但是去年开始的难民危机终于引爆了炸弹,英国人民害怕“巴黎恐怖袭击”,害怕涌入德国的难民奔英国而去,你难道不怕吗?

欧盟成员国的人均收入相差几倍,如果可以随意流动,那么结果是可以预料的:穷人跑到富国抢走富人的工作努力致富,富人失业返贫。而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富国投资欧盟中的发展中国家,让那些国家的人在自己的国家工作,发展。这样做其实就是要保留边境检查,实行“户籍制”。设想一下中国如果现在立刻取消“户籍制”,结果会是怎样?我再举个澳洲,新西兰的例子,20年前,澳洲的收入比新西兰高30%,结果是新西兰的劳动人口大量来到澳洲生活,大大增加了澳洲社会福利支出(根据2国协定,双方国民不能加入对方的国籍,但是享受与对方同等的福利),澳洲政府不堪重负向新西兰政府提出“经济补偿”的要求,新西兰政府居然一口答应。现在新西兰得益于中新自贸协定快速发展,收入跟澳洲比已经达到90%以上,也就没有了“经济补偿”之说了。所以自由流动的前提是大家处在同一水平,这种社会正确的观点,会被那些想占领道德制高点的“政治正确”的人所批判,问题是:人民会用选票来告诉你“倾听”是多么的重要!


英国的作为

在欧盟,英国是最提倡自由经济,对中国最友好的国家,在所有西方国家里,澳洲又是对中国依赖最大,最友好的国家。澳洲外交国策就是:如果澳洲必须在美国,中国之间做出选择的话,那么就意味着澳洲的失败。英联邦的老大哥英国的回归在政治上会助力澳洲,在经济上会重新成为澳洲的重要贸易伙伴。甚至英国可以带领英联邦成为中国用来抗衡“日美同盟”的一支力量。当然英联邦的目的不是意识形态的,而是我们也需要稳定的发展,能够在地球上成为一极!


Bill Ma

2016年6月26日